上饒新聞 首頁> 上饒旅游 > 旅游資訊 > 正文

柿紅秋意濃

2019-10-14 10:47:07來 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  徐志摩曾說“庭院是一片靜,看當頭月好”,一種恬靜安謐,如深山小溪,在心頭潺潺流淌。

  早年間,母親在庭院里栽種的柿子樹,如今已枝繁葉茂、亭亭如蓋。它斜立在清亮的鹵汀河邊,篩風弄月,自在嫵媚。夏天枝葉遮天蔽日,秋天,青綠的柿子變成了金黃色,霜降時分由橘黃變成通紅。滿樹的紅柿子燦爛地微笑著,一盞盞紅燈籠照耀著農家小院,秋天被它們渲染得分外妖嬈。

  每年此時,母親總會摘下半熟的柿子焐得透熟,然后以一種秋天的姿勢送給四鄰親友,余下的再讓家人品嘗。母親總是笑盈盈地看著柿子樹,如同凝望自己的兒孫,眼里射出奇異的光彩。

  我們欣喜地剝開柿子皮,放在嘴邊,輕輕一吸,柿汁就進入口中,滿嘴的軟甜、綿潤、滑滋在舌蕾上綻開;那深藏腹中的軟核,光潤酥軟,嚼起來是美滋滋、滑嫩嫩,味蕾立時陷入鮮美的沼澤中。

  秋雨瀟瀟,滿地卷積的紅黃柿葉,仿佛是一幅秋天的寫意。柿樹葉子愈見稀疏,但所剩無幾的柿子卻更加紅艷光鮮,透著質樸而溫馨的氣息,一如母親的氣息。

  “白露打核桃,霜降摘柿子”。有些柿子結在很高的枝頭上,倔強地翹首于枝巔,色彩灼灼如火,格外搶眼,如吉祥的燈盞,照亮秋末的寂寞和蕭索。劉禹錫《詠紅柿子》詩曰“曉連星影出,晚帶日光懸。本因遺采掇,翻自保天年”,把這種情狀描繪得惟妙惟肖。

  母親做的柿餅特甜特香。先選色澤金黃、萼尖薄黃的柿子,用刨子刨凈外圍硬皮,保留接近柿子萼盤和果梗的梗皮。然后將刨凈外皮的柿果攤放在院子里曝曬,再用手輕輕地捏成扁圓形。霜降前后,將柿餅攤放在涼爽的地方,使柿餅糖分外溢,其表面出現白霜即成。嘗一口,肉肥而甜潤。

  每當晚霞染紅天際的時候,暮色清涼而歡悅。一家人圍坐在小院里的桑木桌旁,剝食著鮮嫩的菱角和芡實,品嘗著母親做的柿餅,整個院子,都氤氳著柿子淡淡的香味兒。小院的秋夜格外靜美,那密密的柿葉濾著月光映在地上,是清簡的素描。小院里的那份親切、那份溫馨,靜靜地彌漫開來,笛聲一樣悠遠。

  而今妻子擅做軟炸柿子。將柿子去皮,搗碎,成柿子果醬。然后加入面粉混合均勻,攪拌成橙黃色濕性面團。將棗泥、果仁、黑芝麻粉混合,作為餡料。最后將餡料包入面團中壓扁,放到油鍋里炸成金黃色即可。我們吃得齒頰生香,不忍卒筷。

  柿子,色艷味美,博得了歷代文人雅士的厚愛:唐代白居易有“柿樹綠陰合,王家庭院寬”之贊嘆;唐代李益留下“柿葉翻紅霜景秋,碧天如水倚紅樓”的佳句;清代查慎行鐘情柿餅,贊其“齒疏宜軟美,喉潤覺清空”。

  國畫大師齊白石喜畫柿子,因其與事、世、市等字諧音,寓意吉祥。柿子以沒骨畫出,葉筋和枝杈勾勒較淡,凸顯葉片中的柿子。畫作構圖飽滿,色彩熱烈,顯示出一種喜慶、樂觀的情緒。

  喜歡老樹畫中題詩:“空山絕人跡,柿子掛枝頭。秋風一過耳,無喜亦無愁。”柿子紅艷在庸常的平民生活里,姿態溫婉清美,在月光小院里,在清淺時光里,恣意安然,自在妖嬈。如一盞盞紅燈籠,靈動了恬淡而喧囂的日子。讓我們的鄉愁汩汩流淌,讓我們重拾遺落在歲月深處的詩性和唯美、淳樸和恬淡。

 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svqsgd.live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svqsgd.live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

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询